捕捉hsb的正确方式03

fgo刀【主刀乱】
婶是咕哒
我流咕哒【有混沌恶元素】
暗黑本丸
微慢热
乙女向
ooc可能
更新不定,长度不定
只为爽(我假脑子狗文笔)

想看那就——————————出发吧——————

我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适合挑拨浇油点火,或者是这个……姑且就叫长谷部吧,太敏感了。

能够理解,毕竟他的身体状况那么差,精神状态也好不到哪去。

好不容易威逼利诱地让他好好坐下谈谈,疯狂暗示“啊我很厉害哦知道很多事情哦~”,实际上我根本就是一头雾水。由于晚上根本没好好睡,加上巨大的运动量和驱动萎缩的可怜的回路消耗,我现在能挺着腰坐着已经是个奇迹。

没有免费的奇迹,我估摸着要迅速解决问题,不然今晚我可能会昏睡不醒,被杀或者自己冻死饿死。

“……emmm,我觉得我们应该都有很多问题要问对方,就一题换一题怎么样?描述问题然后只能回答是或者不是。总共……”

武器在我怀里,表面上占优势的还是我,赶时间的也是我,那么由我提出解决方案理所应当。

公平的解决方案,除非是坚持要一个人去死的M,这种情况下以我的假脑子还真想不到他拒绝的理由。

“可以。总共三问。”长谷部同意了我的提议,停顿了约莫一秒钟,我刚想开口,他却抢先抛出了问题,主动掌握了话轮。

好气哦可这个时候要秉持优雅还有大方。

“你会使用灵力和阴阳术式?”

灵力?

仿佛开启了新世界,难道灵力是在这里对魔力的另一种称呼方式?我顿了顿,就以不明灵力为何物的认知回答,“不是”。

紫红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怀疑,也许接下来问答结果的真实性需要大打折扣。

那么必须要消除误解取得一定程度的信任……

“你认识织田信长?”

气氛莫名又变得很尴尬,看着先是怀疑黄然后气愤红最后强势黑的长谷部脸……我也许是深得高文的真传。

不是说好了迷弟吗?!

“啊啊啊啊那么换个问题……”

“……是。”

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像是从胃里割出来的毒瘤,狠狠敲击这个狭长的空间。

没有来得及换一个问题补救,但我至少知道了一个不能踩的雷区……恩……

“那么请问,你的真名,真的,是【咕哒子】么。”他抬起阴沉沉的脑袋,突然勾起了唇角,应该是很俊朗的脸,又是禁欲系的装戴和中分碎发,可盯着人看时,浅紫色的眼瞳却控制不住地要溢出名为病的流质。

神父切开都是黑。

我克制住无限吐槽的冲动,正色:“不是。”

名字只是一个称谓吧,即便从一些日本英灵那里也有了解过针对姓名的言灵,这对我这个记不起自己真名的废有什么用呢。

她叫我前辈,罗马尼叫我立香,他们叫我御主,同时我以咕哒子广为人知,在进入迦勒底之前的记忆,早就在漫长的人理修复,无数次的灵子转移中消磨殆尽。

作为普通人的时候,拥有的真名,根本不如咕哒子来的重吧。

叹气,不久前被掐住的脖颈仍在发痛,气管如同装满了热油,气体通过的时候膨胀发烫炸裂地疼。

当我说了实话,看到他笑容加深,表情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心里紧的发酸。

呼吸不上来。

“你的目的是在这一片荒芜的地方找到什么吗?”也罢,不去管他,先尝试合作吧。

“是。”

这样的话就到最后一个问题了。我深呼吸,我的暗示已然很明显,关键是最后长谷部的态度。

是愿意合作还是作死go die,共赢,或者互相伤害。

“……你并不是主动到【这里】来的?”

啊,是个聪明的孩子。

我松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看起来正常而完整的微笑:“是哦。”

“我需要找到出去的方法,相应的我可以帮你找到你需要的东西,是否愿意合作呢?”

小小的作一次弊,合作之后资源会有一定程度的共享,限定的三问将扩大成对对方立体的了解,用两次机会促成交易,不愁现在问题的浪费。

如果不愿合作,直接打爆用记忆回放收集情报好了,即使需要大量魔力和承受一定时间的孤独。

谁知道前方没有【更好的】在等我咕哒呢。

没有给我自私的理由,他抬起了头,向上穿出云层的太阳正好到了一个能把光撒进这个可怜狭缝的角度,照亮了他一侧的脸。

那一侧是交付信任的神色:“是。”

“是吗,那真是太棒了w”我也起身去迎合那一束光。

他的另一半脸隐在石窟里侧暗部,晦明莫测。

~~~~~~~~~~~~~~~~~~~~~~~~~~~~~~

咕哒子用拇指抹过压切长谷部的刀身,一些裂纹能透过指腹裹着的薄茧被她清楚感知,刀的状况并不能称作非常好。

然后她举起刀在阳光下反复打量,甚至用衣角擦了几下,琢磨着要不要换一套礼装再施一次治疗魔术。

怎么还是没有修复好?

“请停止你无聊的举动。”和咕哒子签订了和平友好互助条约的长谷部面无表情地拨弄着刚升起的火堆,“很恶心。”

“不要这么小气吧。”咕哒子仍旧举着压切长谷部,眯着眼睛,思索再给它做一个刀鞘,毕竟之前的已经弯了,现正行使烧水壶的使命。

“还有哪里恶心了么。”

没有得到回应,咕哒子也就安静地继续摸刀,试图用体液中的魔力加速刀身的修复。

除了让人形长谷部感到更压抑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强忍着把刀鞘尖头对外戳死对自己本体上下其手他还阻止不能的咕哒的冲动,把他原来的刀鞘架到火堆上的一刻,长谷部是绝望的。

人类就是这么麻烦和脆弱,十几个小时没有摄食,几小时没有饮水就一副怏怏的样子。

脖子上被他掐过的地方也肿了起来。

既然会治疗的术式,她为什么不对自己使用?长谷部暂时理解为能力不够。

也就是她以术式作为攻击或是防御的手段可能很有限,要是没有保留实力,以之前的战斗情况看咕哒子的物理攻击能力也不过相当于高练度的短刀,以他的等级,在完全状态是可以压制的。

最需要考量的是她与他签订的合约,用刀尖刻在石块上的名为“卢恩”的奇怪字符,的确不太能感受到灵力波动,但是有着极其奇怪的束缚力。

“是诅咒哟。”以一开始挣脱他的手法换回了最开始的装束,橙发少女逆着光,抬头看正消化所看到的一切的他,本是橘红色的眼瞳似乎正散发出淡淡的金光,面相未成年的无害少女外壳底下透出令人发凉的气息。

“其实我对这类魔术不是很擅长,所以不是灵魂或者存在绑定类契约,只是简单的生命层面,要是破坏,毁约者会死。”

毫无意义,在占据了几乎全部不利因素的情况下,长谷部并没有同意合作之外的选择,这时候这种看似平等的契约只会让人觉得假惺惺到反胃。

何况是咕哒子熟知而他从未接触的术式,说不定只是对他单方面的束缚罢了。

但是,以合约的签订为始,咕哒子的确按照“相互帮助”对他进行了所谓的治疗。

结果不尽如人意,虽相较于之前直接对本体的治疗略有加快,伤口依旧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愈合,像腹部的大伤口,稍微移动一下,开裂的速度完全超过了愈合的速度。

也就是缓解疼痛和止血功用而已。

“呃……”咕哒子本人看起来也很困扰,不像是假装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嘛,尝试物理质量就好啦……”

“拒绝。这样就好。”不需要再多的恩惠,那都是压在身上的筹码。

眯着眼睛打量一会儿后咕哒子选择妥协,正好她节省心力去整顿她的刀。

长谷部姑且相信了她“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好可怕就想找个舒服一点的地方离开这片荒郊野岭”的说辞。

他并没有什么宝贵的东西,需要花费心力而不靠纯暴力获得。

就算是她现在宝贝至极的,他的本体刀,只要击破朔行军就能掉落,【更好的】纯净的长谷部,而非他这样破破烂烂的濒临暗堕的肮脏货色。

所以他选择尽力掩盖他的真实身份,本体和人身分离的不适也好,时而传来的,咕哒子难以抑制的咸猪手的触感也好,忍……

毕竟,“我……在找三日月宗近。”主也许就会原谅我。

“???”

不知道三日月宗近的孩子啊……那么……

“那是一把太刀。”

“哦,可以啊,你找到了那把刀长谷部我就名正言顺地拿走了,阿不,它现在就是我的。”

长谷部扶额,看着咕哒子认真的神色,毫不躲闪的目光,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加上了一句无意义的话:“三日月宗近是天下五剑……被称为最美的刀哪。”

自己在说什么啊?!

“就算这样,也心甘情愿地要这一把快要碎裂的长谷部,肯把找到的三日月宗近给我?”

绝对不可能。

可是咕哒子用看傻子的目光,理所应当的语气,把他的本体仔细束到腰间:“听口气你是指压切长谷部很烂么,长谷部?”

“但是刀的好坏又不是别人说了算,就像命是自己的吧。在本咕哒看来,与其去适应一把名叫三日月的刀,不如磨光手中压切长谷部的刃。”

不可相信的。

欺骗,

谎言……

可恶啊,不受抑制上涌的,罪恶的满足感……

很危险,各种意义上很危险的女人,从洞穴狭缝口转身对着他,一头橘黄色的头发边际被阳光极度模糊,整个人就像陷在了天空里,这样说着不可思议的话——

“所以我是不会放手的。想要回它,死心吧。”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