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存在信号 相/欧

相/欧x原女小野彻   

乙女向不腐

我流,很久没码字了

文风不定 cg自绘

修罗场不存在到后期可能会分支世界线

脑洞,不确定完结,大概是短到中篇

有参考某妖气漫画《无视者》,彻能力的拟订是受它的启发

ooc是我的,老师是大家的

 

 

 

 

 

Chapter.0

      是某个雨天没错,撑着明黄色的伞却又穿了带猫耳的雨衣的奇怪女孩,眼睛藏在帽檐形成的阴影下,呼吸很轻,起伏的时候一只猫耳耷拉下来,雨水顺之而下,在她抬眼的瞬间——

      啪嗒

    碎掉了。

      

Chapter.1

       给予相泽消太深刻映像和打击的是黄雨衣后的那群猫,悠然躲在雨伞下舔着爪,却在他靠近的时候仿佛得到了某种群发信号,悄无声息地钻进花坛,伸出去的黑色大雨伞底下只有七零八落的几片叶子,也是心酸。

       身为猫控却是去猫体质,上班时和欧尔麦特共事而成的不爽感得到进一步发酵,上眼睑不甘地颤动两下,终究还是合了下去。

       “算了,以后拿猫粮逗几下还是可以见到的。”一脸丧气地叹了口气,习惯性拿起眼药水瓶,晃荡几下又放了回去。

       “话说回来,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浑身散发着大叔系颓丧气质,拉着围巾遮住布满胡茬的下巴,看背影就知道是去某个拉面馆解决问题了。

       小野彻把伞重新撑开留在花坛,从灌木里狼狈地钻了出来,被勾掉的帽子得以重新带上,湿湿凉凉的手背抹匀脸上的水痕,

       “这不是失礼透了嘛。”

 

Chapter.2

       “我回来了!”由于是雨天,所以能有所期待。

    彻换好鞋子后又扣扣木门,依旧没有回应,顿了顿还是乖乖从玄关走了出来。

       额前发尖滑落的水滴在地板炸开,小野彻突然勾起一个笑,向前用冰冰凉凉的手捉住眼前正忙于端菜的妇女的胳膊。

       “啊啦?小彻回来啦……”原本完全偏移的视线全部收束在她的脸上,彻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般的激动以至于难以呼吸了。

       “恩,我回来啦,妈妈。”

    “这孩子,吓我一跳……啊,怎么忘了给你准备碗筷了,妈妈这就去拿。”

        看着这一刻沉浸在不可思议和内疚的妇女,彻也就松开了持续传导凉意的冰冷手指,“没事,妈妈,我去取就好啦。”

       从客用碗具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回到餐厅发现母亲已经开始吃了。

       “所以说不用妈妈麻烦嘛,反正没一会就会因为我这种个性忘得一干二净的吧。”

       也只是嚼着筷子的自言自语程度的怨念罢了。

 

Chapter.3

        可惜钦定拉面馆大叔相泽消太突然回头,鬼使神差走回了花坛,明黄色的伞蘑菇下面悠然舔爪的可爱毛茸茸呼啦一下散光,这动态场景又给了他不小的冲击。

     “咕……唔……”万箭穿心。

       振作起来后,再朝其它方向搜寻,果然看到了穿着猫耳雨衣的女孩,正背着手往前走,速度不快,却两三秒的时间内融化般消失在雨幕里。

       太奇怪了,她刚才是躲在花坛里了吗?

       花坛?

       记忆好像运动板块般出现了偏移与断层,相泽差点没想起本应现在坐在拉面馆的他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干什么,直到手中传来湿透的雨伞伞骨冰凉的触感。

       怎么老感觉,今天的自己特别不受欢迎呢……

       仅是逗留了一小会,不远处雄英大门口探头探脑的美漫英雄背着满身蒸汽,看到相泽后不停招手并朝这边一路小跑。

    “好巧啊相泽老师!”高昂的语气在躯体不断漏气的影响下逐渐变调,以至于最后欧尔麦特的口气甚至变得可怜兮兮的:“不知相泽老师有没有兴趣和我……”

       以公文包作遮挡的两米多高的男士灰溜溜躬身钻进了相泽消太的伞,除了脑袋,其余部分的衣物都有不同程度的淋湿,加上突然加大的雨势,狼狈至极。

    “没有兴趣,我赶着回家。”

       有些坏呢,相泽老师,“如果是指和欧尔麦特老师一起招摇过市的话……不如说作为No.1的hero,连伞都忘了带不是很丢人吗。”

     “唔……时间没到前……另一种状态的我可以直接跳回去,所以……”搓着手指眉头紧蹙的骷髅麦特尝试为自己辩解。

       收到这种直白的拒绝一般人都会尴尬的冒雨离开的吧。

     “……”

       是说他过于单纯呢还是傻呢。

    “咳,这里有一把似乎被遗弃了的伞,撑回家吧。”这把伞好像是从花坛里……捡的?

     “Yes sir——交给我吧!把它带给警察寻找失主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Chapter.4

       于是发生了某骷髅形高达二米二的男子持一小号艳黄色雨伞匆匆行于雨中,走向警局的故事。

     “必须还给失主才行啊。”

       明黄色的伞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很扎眼的,再加上欧尔麦特的高个子,就更加引人注目。

       从发现到疑惑,最后靠近听到那一声碎碎念,小野彻不禁哭笑不得——

       大叔→_→,特意放在花坛给猫挡雨的怎么就捡来了呢,而且伞这种东西,没有多少人回去认领好吗,不如说警察怎么可能会收下……

       尾随了一个红绿灯,感到不可思议的彻几乎一直盯着这个奇怪大叔的脸,深凹眼眶下蓝色的幽焰般的眼睛一丝不苟,认真地急切着,很快就要到最近的警局了。

       彻不禁楞了一下,这个大叔手上只有个公文包,撑着的也是马上就要还的伞。

       这么大的雨,先回家明天再找失主或者回家取了伞再回来找失主都比把自己淋成汤排骨强吧?

       是说这个男人单纯到可以还是傻呢……

       还有不到一百米汤排骨(欧尔麦特)就要下锅(到警局)了,彻抿了抿嘴,下定决心努力踮脚拍到了欧尔麦特的肩:“您……好?”

 

    “恩?……不知名少女?有什么事吗?”

       静定的蓝色幽火回转,注视着自己,彻一时间有点局促,“那个……这把伞可能是我的。”

     “伞的自动打开钮是坏的,只能手动拉开,还有伞面靠近中心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墨渍。”

       欧尔麦特手忙脚乱地确认,把伞收好又打开,大街上完成一系列动作,又淋了自己一身水。

       过于可爱了吧?他看起来比我还紧张诶……

 

Chapter.5

      “非常感谢,少女!”已经半湿不干的欧尔麦特仍在尽力把伞向彻的那一边偏移,是的,即便彻穿着雨衣。

       一番解释询问后,欧尔麦特发现名叫小野彻的少女家离自己家并不远,而“为了答谢大叔捡到我非常珍视的伞”,彻坚持和欧尔麦特同行。

       路上闲谈明白了其实大叔的算盘是到警局登记好失物后再向熟人借一把伞。

       原来有熟人……这么说自作多情让他缩在自己的小伞下根本就不算帮助啊?!

       抬头看着刚刚认识的八木大叔,依旧是极端好脾气地笑着“得救啦”,凹陷的眼眶被夸张的笑挤得有些下垂,伞的覆盖范围又向她移了移。

       好温柔的人。

     “八木先生,再会。”彻在公寓楼下停下脚步,朝欧尔麦特鞠了一躬。再不离开的话,估计这会是彻第一次自己yy愧疚到窒息。

       把伞交给少女,欧尔麦特回鞠一躬,起身时发现少女不见了。

       回家打开窗,想目送这个可爱的女孩子,竟一时想不起她叫什么。

       叫什么呢……

       楼下小路上有一名穿着黄色猫耳雨衣的少女,撑着一把明黄色,很醒目的小号雨伞,回着头正在招手,大概是和这栋楼上某个人告别吧。

       没准是男朋友。

     “真有活力啊,现在年轻的孩子们。”这样嘟囔着,欧尔麦特的眼又充满了慵懒的笑意。

       一眨眼,发现自己在盯着空空如也的路发呆。

     “阿拉,我怎么湿成这样?好像的确今天忘带伞了……”

        不如说忘带伞了怎么只湿成这样?

 

 

 

评论(1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