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逆向冲撞 霍克斯单人场

ooc可能
没敢补漫画bug可能(嘤嘤嘤霍克斯小天使啊
原女小津目久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一次性完结
番外必定有啊,掉甜饼,车,设定
祝愉快
评论的都是天使!

No.0
男孩的头发很蓬松,背后那对翅膀也一样,有着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的神奇魔力。
感谢母上,搬家来到这个天国。
随着呼吸每一片羽毛都胀开来,然后慢慢的,轻轻地落下。
他打了个喷嚏,然后翅膀凭空挥动了两下,有几片看起来异常柔软的毛羽脱离了束缚,悠悠地在透明的空气里,飘荡。
靠近的时候必须很轻,保持微笑,要是嘴角因为上扬过久而抽搐的话,不用笑也可以。
鸟类是很容易被吓跑的,但是一旦建立了感情,也都很粘人。

No.1
“干嘛一个人闷坐在这里啊?不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吗?”
有着一头黑发的陌生女孩子不知何时就来到了眼前,正在发呆的霍克斯吃了一惊,刚捋平的毛羽瞬间又炸了开来。
“一副大人的口气,你难道不是小孩子吗……”
小声但浸润了不满的碎碎念被翅膀传来的触感生生打断,尾音甚至有些呜咽。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小津目久利用体位优势,一把摸上男孩子的翅膀,拨弄着看起来柔软异常的羽毛,虽然这样可能(当然)会造成不好的第一印象……
“干……干什么!放手啊!”
霍克斯习惯性地想要钢化羽毛抖开那一双乱摸的小手,又怕伤到对方,也因为痒得集中不了精神,只能扭动身体妄图站起来,期间不停憋着的笑也不小心漏出来几声——
最后变成了停不下来的大笑。
好过分……!
酥麻的感觉突然消失了,霍克斯睁开已经泛出了泪花的眼睛,女孩子终于冷静下来,似乎很愧疚地样子。
表情过于真诚,其实摸羽毛也只是小孩子间玩闹的程度,霍克斯一瞬间心软,不禁想要安慰她。
“抱歉……我……”她看起来纠结地都要哭出来了,完全没了刚刚张扬自信的模样。
“没关系。”
“这样啊!”刹那间女孩脸上的愧疚神色一扫而空,笑容和那种让人有些不爽蜜汁自信重新占据了整个黑色眼瞳,“我叫小津目 久,刚搬家到这里。”
“啊啊,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啊?”久一脸坏笑地将手重新伸向那对触感极佳的人间天国,“叫我一声姐姐就帮你找回来哦。”
情绪转换的过快,霍克斯立刻认识到对方可能其实根本没有愧疚感这种东西。
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拍开魔爪,“才不要——”这样莫名其妙多一个姐姐,还不如再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发呆好了。
“诶……那让我摸一下就帮你找,绝对能找到的,我以我的个性发誓!”眼看到手的毛茸茸雏鸟拍拍屁股就要走,小津目久当下做了决定,不论如何都要……
“不要……”
“那,一根羽毛就成交!大优惠哦超级大优惠!”
“……”

No.2
“啊——啊啊,饶了我吧,这次的论文超级难写啊啊啊啊啊啊!”
不去理会疯狂揉着自己脑袋,放声哀嚎不顾邻居感受的女大学生,霍克斯轻车熟路,从窗户口钻进了毫无女子力的卧室。
抖了抖两片翅膀,吹飞遍布地板的凌乱资料。
“哟西,终于有可以下脚的地方啦。”
操着悠然自得的语气,他绝对是趁自己战斗力低下在报复吧!
“晚上好,久酱。”

被勒令去安静地整理资料,竟然真的没发出声音,直到她写完了一节,伸懒腰时才意识到,那个平常绕着她低空飞行转圈圈弄得她家里一团糟的hero,应该还在她房间里,整理资料?
回过头发现资料已经整齐码成一堆,但霍克斯不见踪影。
“什么嘛,一声不响走了啊。”大概是丧失了压榨这么乖的霍克斯的机会,所以语气里才会渗出些许失落吧。
弄得好像自己很舍不得他走似的!
从椅背下猝不及防探出来的毛茸茸的脑袋,极近距离下霍克斯的脸颊,以及呼出来的,热热的鼻息:
“这位小姐,是在找我吗?”
用无辜的表情说出调笑的话,双手扒着椅背像初春刚出洞的生物,大概刚才小憩过,声线暗哑,带着些迷蒙。
“……离我远点,晚饭吃了重口味的东西了吧!”

No.3
时至今日,小津目还是不知道自己乱糟糟的家对于这只鸟类有什么吸引力。
难道鸟类就喜欢乱糟糟?不是经常说乱的像鸡窝嘛……
不似那些让人心悦的乖巧候鸟,他的来去没有任何规律,有时是天天都来,有的时候可以一周都杳无音信。
难道家鸟和野雀的区别,不就是在于前者愿意为你停留而不是撒在窗台上的面包屑吗。
环顾柜里摆满零碎物品,地上堆了无数文件的房间,再看镜中一脸仙气的自己,瞬间放弃了某些念想。
恩,管他想什么,果然他就是来捣乱的……不然就是来偷懒。
捡起地上的那片估计是换羽留下的羽毛,扎近抽屉里那撮羽毛团子,思索着是做个羽毛球还是毽子,不然就再攒攒捆把鸡毛掸子——毕竟那家伙掉的羽粉也很魔怔,吸进去三天梦里都是他,如同副个性,想想就可怕。
想着想着手却自己动了起来,摸出胸前的羽毛项链,顺着纹路一遍又一遍捋:
果然还是幼羽比较软……

今天的份也送到啦。
霍克斯开心地转了个圈,意识到还在夜间巡逻,只得拨弄拨弄风镜,压住了兴奋,“岂可修,这次的进展依旧令人堪忧……不过下次应该会有回音吧?”
细算下来林林总总也该有个十多根了,露骨的含蓄的,蓄谋已久的,或是临时起意的……
所以,当做不知道也有点过分了哦,小津目姐姐。

No.4
后来霍克斯才知道,小津目久其实比他整整小了一岁。但过于成熟的行为语气,周身散发出的当妈气质,竟然让所有人不知不觉接受了“姐姐”这个设定。
被一大圈或大或小的孩子团团围着,她露出无比自然的笑,挑选今天的游戏项目,分配角色,拉着比较害羞的伙伴的手,照顾年纪较小的孩子。
下一刻,目光轮转,泻了圈外的他一身的春光笑意。
“好啦,大家去玩吧!”说着从四散的孩子们中脱离开来朝他扑过去。
“哦噢噢噢噢,好软……”被抓住的话,必定会遭到上下其手,一开始还是仅仅拨弄着表面的硬羽,后面越发大胆深近保温层,一下一下挑弄根部最敏感的部分。
说实话,习惯之后,竟然会觉得很舒服,小津目久力道掌控的恰到好处,正如她自己宣称的那样——“你情我愿,同乐同乐~”
其实生活中多一个姐姐也没什么不好,何况她一开始还帮自己找到了安德瓦布偶。

凭空出现也就意味着有凭空消失的可能,在小津目一家一声不响搬走,而平时好好的翅膀某一天开始痒痒,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去抓时,霍克斯明白了习惯养成和上瘾一样,成了就是成了。
一地的羽毛,纷纷杂杂。
天降加上青梅,被自己摆在最顺手就能取出的地方的安德瓦布偶,摸摸它完好无损的屁股。
她应该不知道吧,属于他的那个布偶,是缝补过的。

No.5
有个丢三落四的作者母上和与她一个德性的摄影师父上,小津目久每天都生活在“完了完了亲爱的你看到我的SD卡了吗”,“亲爱的你先看看我好像有一页稿子被鸟叼走啦”的水生火热之中。
“SD卡已经插在电脑里了爸爸。”
“妈妈那张稿子没被鸟叼走,只是混在废稿里丢了,不过我可以给你背下来。”
“噢噢噢噢噢噢宝贝我爱你”异口同声。
每天夸一遍小久真棒,小久是世界上最棒的女儿,小津目久不棒一点,真是对不起他们如火般的热情了。
这么早熟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事件回溯的个性越来越熟练,再也不会仅仅只是触碰就无意识地触发个性。
第一面撸毛时不小心读取了玩偶丢失事件的丁点愧疚,终于在当时那句“没关系”和现在的自豪感冲的烟消云散。
不经过同意就偷看是不好的行为,父母除外。
在已经完全迷上了那一对翅膀,撸下来的毛日渐增多之时,灵感枯竭的父母便嚷嚷着要搬家了。
没有关系,盒子里的纽扣也攒了不少,要是想这里的人们,拿出来,找到【线索】进行事件回溯就好——
珍视的一切都会回来,随着个性的增强,视觉听觉嗅觉触觉,都可以精致到如同再现。
所以,没心没肺的作家与摄影师和不用担心悲伤忘却的女儿,组成的非定居家庭,是非常非常和谐圆满的。

No.6
只有那一对翅膀是绝对不会认错的,随着男子的呼吸每一片羽毛都胀开来,然后慢慢的,轻轻地落下。
有着让人忍不住想摸的神奇魔力。
被一大圈年龄各异的女性围着,他露出社交老手的娴熟笑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给那些过于激动的粉丝们签名。
下一刻他目光流转,一瞬的惊讶和笑意汹涌,泻了圈外的她一身。

“霍克斯,我是羽翼英雄霍克斯。”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风镜男吓得久一沓资料没拿稳,呼啦啦散了一地,人也一屁股就要坐下去。
铺面而来的羽毛害得她还打了个喷嚏,回过神来,所有资料都被顺利回收,自己的屁股没开花,反而眼睛要被对面风镜反光闪瞎。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
“是啊,这一沓资料刚刚还在我手里的。”揉搓因为赶论文连续熬夜而胀痛的眼睛,直到揉出了一个哈气来掩盖某些难以琢磨的情感:“好久不见。”

No.7
“小津目姐姐?阿久姐姐?久酱~”死皮赖脸的羽翼英雄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她头大。
让这个已经有自己事物所,混的风生水起的社会人叫一个还在大学摸爬滚打的女大学生姐姐,她宁愿往地里钻。
但要是不应声的话,他绝对不会停下这些羞耻的称呼的。
“怎……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走在路上还要一路担心会不会遇上熟人,以这个架势,久很害怕他会不会逮着个和她打招呼的人就说:“我是她小时候认的小弟,我跟你讲,她还老喜欢撸我的毛哦。”
那学姐家的小太阳为何一夜秃头的案件,不就离真相大白不远了吗!
当初毛茸茸的小团子,现在已经高出自己一个头,仅仅一步,就再次跨到了她的前面挡住了路:
“我很想你。”
戏谑的笑收敛,和小时候一样的,包裹着冷漠的安静眼瞳,令对时光的触感本就错杂复杂的小津目久,失了神。

No.8
在之前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离开那只毛茸茸的雏鸟之后,久突然开始向往起安定的生活了。
通过回溯,过去的一切都可以看得真真切切,但如同设置的手机屏保那样,同样的情节,看着一天,一周,一月,一年,再多再多也会腻的吧,至少趁索然无味之前……
夏天冰棒融化的水,流了一手。
“爸,妈,我想定居下来。”纠结了很久才小心翼翼说出口,没想到父母立刻就答应了这个久以为会给他们造成困扰的请求。
“没问题,我想想,啊这本书的稿费就给宝宝践行吧!”
“呜呜呜我家闺女长大了。”
说着这对充满激情的夫妇继续旅行着打破他们生活的索然无味。
留下吃惊地近乎石化的她,发言不能。
小久成熟的像个大人呢——
不论是儿时的她还是现在的她,看到一片结冰的水时,总有想要跳上去的冲动。
克制住,是因为回溯看到了某个孩子摔得头破血流。
久几乎可以通过回溯得知所有不经历就不知道的事情,她成熟稳重地绕过一个又一个结冰水塘,身后是一群不知疼痛为何物的孩子。
没有人让她不去跳结冰的水洼,只是她自己胆小地戴了十八年的枷。

啊啊,只有那次和这次。
义无反顾地冒着被讨厌的可能性摸上那柔软的羽毛和完全不顾后果,离家成为无收入独居少女。

No.9
印象中的小津目久总是胸有成竹的表情,霍克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是他紧张时的习惯性动作。
她游刃有余地处理一切事情,“这都是预料之中嘛”,说着手就不安分地攀上了他的翅膀。
“那这些也在预料之中吗?”坏笑着拉下风镜,一个俯冲加骤停,“霍克斯,我是羽翼英雄霍克斯。”

她变了很多,他为了能够独当一面,过于迅速地成熟结果,而她却放弃了那些以前所谓的优异,开始像个孩子一般摸爬滚打。
好可爱。
根本不想去追究当初的不辞而别,只是专注于今日的不得不休。
他有预感,他们会像两辆逆向行驶的车,本应是互相驶离,但两个人都做了些有趣的事扭曲了这一条公路,最后一定会在莫比斯环上逆向冲撞。
前提是他们都得不停地前进啊。
这么说他岂不是应该要好好感谢引导他走向英雄之路的人了嘛……
“久酱……”蜷在地板上尽力收缩自己巨大的翅膀来显得自己幼小可怜又无助,时不时可怜兮兮地发出嘤嘤声,却在小津目靠近的时候用翅膀卷住了她。
“换羽好难受……”说着蓬了羽毛,使久陷在一片毛茸茸的海洋里挣扎不出。
挣扎一会便没了动静。
霍克斯知道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顺势展开了左翼,忍住笑意,全力修饰着自己的语气:“阿久?”
熟悉的感觉顺着肩胛骨沿着脊椎一路向上又向下,冲入脑髓撞进尾椎。
“唔,好舒服。”异口同声。

趁着气氛一片大好,霍克斯当下决定就在今天突破,被拒绝也没关系——
“久酱喜欢我吗?”
“最喜欢你了!”
毫不犹豫。
“这样……子,吗?”这下倒不好接口了啊,稍稍思索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也喜欢你。”
“这是当然。”
寂静来得理所当然的突然,呼噜毛的手猛的一颤,小津目神经质地向后跳出了个人纪录。
“那个这个……不是,我的意思是……”脸颊通红结结巴巴的久,霍克斯觉得这样也不错。
“安心吧,我明白的。”果然被当成误会处理掉了。
看着地上第二十片羽毛,霍克斯不等小津目久反应过来,从窗户口跃了出去。
来日方长嘛。

No.10
也许他就应该一直一直打直球,直到那个反射弧过长的女孩子招架不住答应下来。
但想让久多多了解他的愿望却无法忽视,何况这样更浪漫,不是吗?
小津目久,拥有着能够回溯事件的个性,能以持有者的视角看到物品被持有时发生的事。
刻意留下的羽毛,每一片每一次都是精心预谋。
毕竟他曾见过,不透光布制床帘封的死死的秘密花园,她正躺着床上,手里握着的明显是他换下来的幼羽,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笑得极尽美好。
要是读取每一支留下的羽毛……
在霍克斯那里,他已经表白了二十一次整。
离目标还差一次。

“如果牺牲我一个就能得到大家的辛福,那我甘之如饴。”
已经很接近了,但还要继续靠近她吗?
内心翻江倒海了数个日夜,被偶像燎光几乎所有羽毛的霍克斯,并不想如大多数男主角那样深明大义。
放她走,大概与让他亲手葬送安德瓦是同一等级,令他难以接受。
后者他能以大半的毛羽交换来对抗脑无的胜利,前者他也可以用最后一支钢羽来阻止自己发疯。

最近一直在写的支援英雄的研究论文终于大功告成,本应好好补个觉冲刺支援英雄合格证考试,却被一条新闻紧紧锁住了视线。
那个成天嘟囔着“还是休息最舒服啊”“保持在二三十名就好”的大坏鸟,现在却冲在了最前面,抱着她偶像本体冲向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敌人。
臭男人,亏我还偷偷把最钟爱的玩偶让给你,我为的不就是摸你的羽毛吗?现在,全燎光了吧?!
姐姐我今天就要戒了这个瘾!
这样抱怨着,眼泪却止不住地淌,汪洋恣意,不是与他再会时揉揉眼睛打个哈气就能糊弄过去的程度。

No.11
“都秃了还来干什么……”久别过头,似乎是嫌弃那光秃秃如同新奥尔良烤翅一般的对翅。
霍克斯一如既往笑得恣意,取下挂在上面的最后一根羽毛,“果然在担心我吗?”
开门的速度过于迅速让人能够脑补出她坐在门口等他的情形。
“这是最后一次了,有好好看吗?”
最后一次,然后开始天天一声“我爱你,请和我交往。”
“什么?”红红的眼睛,像兔子一样,目光一丝不落全都令人心满意足地洒在他的身上。
“难道你没有……啊应该是我没有考虑到吧。”霍克斯一把将那支五十米长的大羽毛塞到久的手里,顺便横抱起他的准女友,在她目瞪口呆之下翻找出来一整个羽毛团子,然后递给她。
“用个性吧,里面有好东西,我以我的个性保证。”把她圈在自己怀里,毫不掩饰地将头埋到她的颈间吸取气息,虽然这样有会让她讨厌的可能性。
但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满足地蹭了蹭她,小津目的反抗微乎其微,只是孩子间玩闹的程度罢了。霍克斯声线变得闷闷的,“就现在,在我怀里看。”
“不然的话……伤心过度的鸟类大概再也长不出羽毛了吧?”

No.12
hero的一天可能是风平浪静的,有时候巡逻几个小时都遇不上什么罪犯,但我可不会无趣啊,
这夕阳西下的景色,我想绝对要让你看一看。
可惜好重的黑眼圈,带出来要是脑充血就完蛋了啊……谁叫我喜欢你呢。

城市的夜景也不错,今天也很喜欢你。

啊,你看那边的女孩,和你小时候很像是不是,一脸坏笑,真让人忍不住想要抓过来当女朋友啊。

咚,罪犯解决,就是这样迅速嘛,毕竟可是立志想要成为他一样的hero的,不游刃有余的话,是保护不了你的。

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唔咿,翅膀有些痒痒,没人来帮忙的话,可是超级难受的啊……

我爱你。

……
“好巧啊,我也是。”

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全是他,醒过来,温柔地朝她吹气的男孩子也是他。
“咦,我今天吃过口香糖了哦。”
到这个份上,再不反客为主简直糟蹋了独自离家立志成为现No.2的英雄的支援者的魄力。
拉着对方的毛领,就这样一头吻上去,欣赏他的表情好了!

后记
“诶!这是……申请表?”
“是啊……”
“不对!”胡乱抢过来那张霍克斯事务所申请书,久一巴掌糊在一脸【有意思】的男朋友眼睛上——
“给我忘掉。”
“本来就是为了我过来的那一开始干嘛那么嫌弃我啊?小津目姐姐?”
大意了,应该连着嘴一起捂上。
“太不懂少女心了吧!雏鸟混蛋……不许叫姐姐!”
“亲爱的,亲爱的~”啧啧啧没想到你抓着幼驯染毛羽不放,对成年男性的示好不管不顾……
“我才不会随随便便窥视别人的生活,至于那一片……你【那时候】说过没关系的。”
那是说摸摸羽毛没关系……原来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不过到现在还能清楚记得,真是了不起啊霍克斯,该怎么奖励自己呢。
“恩,我想想……今天有一群小姑娘把我堵住了,其中一个身材火辣,简直……”
“住口。”
得到了希望得到的反应,霍克斯说着遵命,用小津目久的嘴,堵上了自己的嘴。

评论(15)
热度(148)
  1. Miluy北島冬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