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乙女魔女集会企划文】Aliey 霍克斯单人场

短篇完结,大概是糖做的刀……

我流霍克斯预警,女主有详细设定,属原女注意

企划有关的目录索引,详细设定,持续更新

----------------------------------------

0.

“果然是要丢下我!”

 

听到云端降下的通告,那一瞬间是惊讶,或是焦躁,还是“果然如此”那种带有提前预见意味的自傲?

 

撇开这个不谈,说实话,被鹰盯上的感觉并不好。

 

附近的【mana】开始躁动,螺旋状气流裹挟着精灵的余韵冲向天空。

 

Aliey明白那个孩子在刻意模仿巨龙扇翅时mana被掀起,自然翻涌形成的龙卷,只是他能创造的规模相比之下显得微不足道的多。

 

利用mana强化了肌腱与骨骼,得到迅速俯冲直下的力量。

 

离地面不到十米时,依然没有张开翅膀减速的意思,直至超过了降落的安全距离范围。

 

八米

 

六米

 

两米

 

 

……

 

“呜啦!吓坏了啊……Lily是在折磨小孩吗?”语气一点都不像受到虐待应有的样子,不如说还带着施虐者的某种兴奋和愉悦感。

 

放下施予浮游魔法的手——第十七次。

 

可谓轻车熟路,霍克斯以毫无美感的泳姿在空中刨了几下,不等调整好姿势,浮游魔法的提前失效让他正面朝地摔个结实。

 

啊,总比高速冲撞用整个脑瓜子轻吻大地强。

 

“是的,所以你就不能乖乖听话,走向独立吗?”二十厘米的离地距离不会使脆弱的孩子受伤。那么下面该考虑这时候全力发动飞行魔法……摆脱他的可能性有——

 

零。

 

Aliey拒绝飞行,会犯晕。

 

“也就是说有不听话的选项吗?”鹰抖动翅膀,起身重新锁定了猎物。

 

“没有,滚。”

 

 

1.

“我会煮饭!还能生火给Aliey取暖,我是不是可以帮到Aliey呢?”这是一个即将步入青年的亚人孩子,火红的头发和永远朝气蓬勃的眼睛,很聪明天赋也高,最近刚学会喷火的种族技能。

 

虽然会煮饭还能生火很棒,但这也意味着能够独立更生了不是吗?

 

Aliey本想最后一次抚摸这个孩子的脑袋,然后,不论如何都要骗他走出这片森林寻找自己应在的族群。

 

“Lily喜欢吃蘑菇负鼠杂烩,家里的负鼠都是我抓的,蘑菇都是我摘的。”怀里尚且年幼的雏鸟抢先开口,漫不经心地陈述着与对方的提问不搭调的事实。

 

边说边蓬开了翅膀,让她抱的更加舒服些,热量持续从紧贴着鸟类毛羽的胸部传来,这使她很快满足地进入了微醺般不愿思考的状态。

 

自然没去细想接下来他们的对话。

 

“取暖的话,有我就可以了啊。”说着暖暖软软的小手抓住了她的拇指,拉起来,在掌心印下一个温热的吻。

 

“你没有用啦——倒不如说简直是

 

一,无,是,处。”

 

不自觉地顺势捏捏他的脸蛋,最后两只手捧着他的脸颊,不愿意松开。

 

坐在冰冷地板上的喷火种亚人孩子呆呆地看着,突然跳起,呜哇一声冲开大门就跑走了。

 

“恩?发生什么了呀……这个孩子怎么回事……霍克斯?”

 

霍克斯应声抬起头,忍不住笑起来:“没什么,只是他大概觉得是时候追求自己的辛福了吧。”

 

门外即将入冬的森林冻土,的确有可能埋着幸福呢。

 

“这样啊……”把脸埋到还是第一批长成的绒毛幼羽里,这种无与伦比的触感Aliey由衷发出了赞叹。

 

“我帮到Lily的忙了吧?”引导式疑问句。

 

“唔……霍克斯是最棒的。”他所期望的陈述句。

 

 

2.

毫无威胁力的雏鸟是什么时候变成365天无休后置挂件的,Aliey根本没有概念。

 

就像她用回溯一遍又一遍搜寻了自己的记忆,也弄不明白她是怎样接受的【Lily】这个称呼。

 

是魔法吗?

 

“Lily!今天晚上还是吃负鼠吗?”

 

“当然啦。”

 

是魔法没错了。

 

一脸茫然坐在火堆旁,呆呆看着得到回应,加快处理食材速度的霍克斯,恐惧地意识到她已经丧失独自一人的必备技能。

 

可把我们的魔女小姐吓得移不开视线,妄图从他的动作里寻得做为下得了厨房的魔女的古早记忆。

 

……看到的仅有下厨的幼霍克斯,下厨的孩子霍克斯,下厨的青年霍克斯……

 

“Lily?是不是觉得冷了?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对着那对已经成长到可以藏十几个小孩的翅膀,Aliey坚强地咽下了口水:

 

“我现在觉得,能生火,真,的,太,棒,了。”

 

 

3.

霍克斯不喜欢孩子,特别是男孩子。

 

可她说,男孩子带回来,女孩子留给森林。

 

翅膀先导性地酸胀发痒与Aliey将那些在逃跑式迁移途中惨遭遗弃的亚人婴孩抱回抚养紧密挂钩。

 

“霍克斯你看!他愿意吃东西了呢!”

 

真叫鸟毛秃。

 

Lily叫他的名字他会开心没错,但起因是刚捡回来的男性亚人种吃东西了……

 

“Lily!那个,我来照顾他吧!”必须要好好照顾,夭折的话,她可能会很伤心。

 

最糟糕的是再去捡一个回来。

 

“Lily?我感觉有点渴……”在恰当的时候打断她的思绪,让她忘记帮孩子取名这种事情。

 

半阖的双眼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霍克斯轻轻拉扯魔女的衣角。

 

“家里没有水了吗?”说着起身去察看水缸的魔女,回来时端着碗,递给了高举双手睁大眼睛,无声传达出“Aliey最好啦”的讯息的幼鸟。

 

亚人种孩子被照顾地很好,甚至没有机会进行哭闹以使魔女意识到他的存在。

 

但伤脑筋的事情远不会止于此。

 

比如适逢逃亡拥堵期,家庭成员【幸运地】增加了,手忙脚乱照顾着这些爱哭鬼还得担心已经会说话走路的烦人精去打扰Lily。

 

这时能够抽出的去陪伴Lily的时间,就少的可怜。

 

“霍克斯觉得太辛苦了吧?要不然孩子们接下来就交给我照顾,好吗?”

 

我不是这样想的啊……Lily。低下头摆弄着给弟弟们制作的手工玩具,霍克斯的翅膀又开始痒痒了。

 

“啊啦!掉……掉羽毛了!”

 

被施予浮游魔法,身体不受控制地左右晃动,索性交出身体主权。

 

本应该在Lily怀里的他被放到了冰冷地板上,回过头苦恼地看着有点秃了的翅膀,同时听到Aliey失去信仰般不住嘟囔:“不知道同好会里姐妹们有没有生毛膏的情报呜呜呜……”

 

两个孩子突然开始跟着一起幽幽怨怨地啜泣,另外那个稍大一点的眼巴巴望着霍克斯,小心翼翼开口:“哥哥……我饿了……”

 

“壹,先去哄哄贰和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精神受到过大震动,一时间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说,霍克斯当即把保养羽毛提升成了日后的第一要务。

 

 

4.

跳过询问意见这一流程,他直接整只从她背后压了下来,自作主张地展开折叠在背后的双翼。

 

那对翅膀远比她想象中的大很多,不仅能够完全环住她,甚至可以连带着火堆与周围一瞬间仿佛静止了的空气一同圈起。

 

但霍克斯只是邀请了Aliey一人。

 

怀抱温暖而暧昧,相反,靠的极近的脸夹带了一丝夜间的寒气,大胆凸显着他的存在。

 

在她意识到不适之前,霍克斯恰到好处地放弃了某些近在咫尺,合拢的密闭空间张开的刹那涌入了流光,气浪与时间。

 

仿佛昨日仍是坐在她怀里的幼鸟的霍克斯,现今带着撒娇意味把爪子亮到她面前,进行毫无威慑力的威胁。

 

“Lily,我手上沾满了负鼠血和毛,可以帮忙处理一下吗?”

 

“真是服了你了……”

 

看在晚饭的份上,给予奖励又不是毫无道理。把负鼠杂烩塞到嘴里的那刻,原则总变得口是心非。

 

 

魔女也需要休息,与其说是身体需求不如说是精力有限。连巨龙都无法拒绝的安眠,Aliey没理由不喜欢。

 

捡到霍克斯之后她改掉了野兽式的趴伏睡姿,开始极度偏爱侧躺。让鸟类把翅膀对着她,然后环抱着入睡,鼻尖埋到保温层里,干燥凌厉的寒气便无法跑到内部腔室打搅睡梦。

 

“世界上所有鸟的毛羽都比不过这一身。”

 

整齐而顺服,柔软也有力,时而有些令人惊诧却不惹人讨厌的举动。

 

霍克斯乖巧地按照她的喜好调整姿势,入睡前这孩子总是格外的安静。

 

当清晨的凝露打湿她的鬓角,她将埋在这个淘气孩子的不输于身后羽毛的温暖怀抱里。

 

正如他一直宣告的那样——“我也想抱抱Lily啊”

 

 

5.

红色的恶鬼!嗜血的修罗!

 

老师……为什么我们翅膀的颜色和【那个】是一样的?我不喜欢……

 

冰冷的武器!战争的祸首!

 

不做就会死……吗……天赋?我会好好加油的。

 

亚人战犯全部都要剿灭,注意,是全部,小心!刀刃是不分年龄的!真的特别想要俘虏,记得烧光母种的羽毛!但下一秒还是可能被杀掉哦!

 

一个,不剩。

 

 

羡慕,嫉妒地都要疯掉了。

 

在藤枝吊床上安心躺着的婴儿偏偏绝对不会是自己,就像他学会的第一个词汇不可能是【Aliey】,而是另外一些糟糕的东西。

 

“没错,张大嘴巴,A……li……ey,小贰好可爱www”相比于注入了名为【抗争】的催熟剂的亚人种幼崽,这个躲在边角森林的魔女,好奇天真得比世界上任何有着幼童外表的怪物更像孩子。

 

【唔……红红的小家伙。怎么跑到森林里来的呢?附近的mana有点奇怪。

 

一句话也不愿意说呀……是听不懂吗?这可伤脑筋了,没关系,我会教你哦。

 

疼疼疼!是什么东西扎到衣服里了啊,差点……幸好我的鳞片……】

 

霍克斯乐得当那是他当时年幼的顽劣不懂事,断然不会承认那根足以刺穿人类心脏的羽毛饱浸的切实杀意。

 

被他几句话一说就跑走的喷火男亚人种,进行魔力练习的时候也是会不小心燎到Lily的衣角呀……两者性质应该是相同的,不是吗?

 

在晚上慢慢地抬起压在他身上的手臂,偷偷翻过身,由背对魔女的姿势转为面对面,悄悄的,拉开宽阔的睡衣衣领,就看一下——

 

太好了,没有伤疤。

 

把小小的脑袋埋到魔女砰砰直跳的心口,呼吸间全都是魔女的味道,平静美好得如同未被染红的大地天空。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霍克斯?”怀里毛球颤抖的幅度不受控制地逐渐变大,美梦受到惊扰的魔女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呼唤着她给他起的名字。

 

“做噩梦了吗?没关系……这里有Aliey……”

 

“li……Lily……”

 

由于只是沉眠中的一段小插曲,Aliey并没有为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太过惊讶,伸手抱紧了这个惹人喜爱的孩子。

 

“恩,睡吧。”

 

 

6.

“龙?打听这种情报有什么意义吗?这些老家伙基本上可都在呼呼大睡呢。”

 

年轻的魔女友人Som与龙的关系并不紧密,Aliey望着发色浅得柔和发尖却咄咄逼人翘起的少年,睥睨众生的坐姿明显是被惯坏了之后的样子。

 

犹豫着要不要把巨龙心脏的传说告诉她,毕竟龙心只有一颗。

 

“嘁,老太婆。”

 

大概是从她的目光里察觉了掩饰和自私的不怀好意,男孩警惕的目光一刻不停地被投掷过来,体验了一次如芒在背。

 

“爆豪!你的礼貌被你吃了吗!”

 

“无事。”明锐而细腻,他是个优秀的孩子。

 

“Som,你知道龙心吗?只有懂得爱情的龙心甘情愿为爱消逝时,才会产生的精灵结晶。

 

能违逆自然的规律,使任何得到的人不老不死。”

 

传音魔法可以让两个愿意分享心声的个体无声地交流,Som接受了Aliey的邀请,循着这名前辈的目光,看到了身旁的爆豪。

 

不禁楞了一下。

 

“那种东西,拿来给我们集团攻打人类才算物尽其用吧!给他!!!?”

 

Som直接嚷嚷起来,不屑的语气极其夸张。

 

却在名为爆豪的孩子臭着脸一跃而起的时候,用传音告诉她:“……去西边看看吧,人类军队似乎也在找类似的东西。

 

说是有无尽的魔力呢。”

 

 

7.

不说万年,也是多年未曾的相遇,也许下一次见面是几年后,以至百年千年。

 

男孩子们被赶去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是魔女的集会。

 

“Aliey真的相信那种东西会存在吗?”

 

Som和她这种逃避战争,躲到森林里麻痹自己的唯心派不一样,出生在战争正兴的Som作为亚人侧的拷问家虐杀了无数生命。

 

生命的脆弱和无法挽回,Som才是她的前辈。

 

之前的时光都借着回溯魔法在他人飘渺的记忆里度过,虚幻地像一场随时会破碎的梦,真正作为【Aliey】而行动的时间,除去懵懂初开时巨龙的提点,减掉在巨龙安眠窝中耗的费,竟光剩下“霍克斯”三字。

 

其余的,不在乎,所以一样也没记下。

 

她是野兽养大的魔女,龙赐予她能够读取他人记忆的魔法,给了她置身事外的权利。在获得道德感之前的Aliey看来,【他人】就是一本选读的传记,过目感叹一番罢了。

 

只有霍克斯,抓着她的手,攥着她的臂膀,抽出骨血,将他的内页与她紧紧缴缠纠葛,融化揉搓,直到不分你我。

 

“不管怎样,我都想找一找……在森林里太久了,这孩子也会腻的吧。”

 

“噗…!怎么有一种活成了老妈子的感觉!”

 

“老……吗?哼哼,不如说说你家的那个小子,一看就是溺爱过度哦……”

 

与女子夜谈会截然相反,另一个房间则充盈着尴尬的气味。

 

漫不经心地抢先躺倒床上的霍克斯与看了眼房间发现只有一张床的爆豪,后者的咄咄逼人暴躁万分对上前者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浓烈的火药味等着那一颗火星。

 

“你个杂碎!不会乖乖让位吗!”

 

“唉……我想和Lily睡啊……”右手指尖揉搓着额前的碎发,无奈失落的语气,宣告着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事实。

 

“你说那个臭……”

 

起爆点。

 

“听说你是被当成亚人集体领袖培养的。”瞬间认真而暗沉的声线,察觉不到一丝先前的轻浮,“那就管好你自己的嘴。”

 

“不愧是血翼族……你也不比我好多少。”

 

 

8.

“亲爱的孩子,没有那种东西。”

 

追寻求索的过程疲惫而艰辛,有了时间概念,便再也无法将四季过成一日。

 

怀抱希望,求而不得,反反复复,直到活了二十万年的魔女,乘着暗潮和腥咸的风,浮上海面给了不停呼喊的她一个回答。

 

她的孩子一路上都没有阻拦她,此时却走过来舔去了她脸上的泪,笑着说:

 

“怪大风,卷来的海水都把Lily打湿了。”

 

十七十八的风华少年,辗转将近十个春秋,眉眼依旧如初,只是平添了些许胡茬。

 

“Lily,我们回家吧。”

 

 

9.

霍克斯说过,她有着与魔女年龄不相符的天真与孩子气。

 

出发去找龙心也好,权当是两人的蜜月旅行——再没有捡来的幼儿,而这场旅行的起因也是那颗为他而求的龙心。

 

Aliey刻意隐瞒着他,可他耳聪目明。到底是活了三万六千岁魔女的时间观,她还当他是个孩子他也心知肚明。

 

十年,对于魔女来说,一场脾气也快发到尽头了吧?霍克斯不敢断言。

 

但即便再给他十年,只要和Lily在一起其实也不会腻。

 

“可想到再有十年之后的光景,我便一刻都无法忍受了,Aliey。”

 

现今她脸颊上布满的是腥咸的泪,接下来是否会出现【那个】他讨厌到极致的东西?

 

过于炙热的语气,烫得她无法动弹,霍克斯呼喊着她原原本本的名字,放逐了理智,抽丝剥茧探向未知的领域。

 

“本来我以为我会不在乎的。”

 

不在乎他的纠缠会不会给她带来困扰,对于魔女而言一现昙花的情感会不会在他离去之后毁灭这个天真的她。

 

只要在一起就好,不去奢求永生永世,等我老了,就随便找一个理由滚蛋。

 

“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了,真的。”

 

魔女的一滴泪就可以打破所有的本以为与不在乎,毁天灭地的破坏力。利齿没入脖颈,入口的一瞬间,原则总会变得口是心非。

 

像野兽般撕咬,互相抓挠,不分欢愉苦痛,这些感受都是存在的映照,抱着疯狂的冷静的感激全盘接受,没准就能浇灭攀缘直上的心火。

 

多发出些声音吧,幻想外用来刺入心脏的锋利毛羽,幻想内就是最好的调情密钥,稀碎轻柔的挑弄,往往会换来持续强烈的回应。

 

“Aliey……哈……Aliey……”

 

“咕……唔……霍克斯!”

 

扮猪吃老虎的游戏结束了,我的Lily,我把Aliey还给你。

 

 

10.

【汝为何拒绝吾之命(邀)令(请)】

【是因为那个无法摆脱的飞虫】

【哼,也罢,吾将再次进入沉睡,千年之内不会响应任何呼唤】

 

龙,我觉得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

龙,他叫霍克斯,是我收养的孩子之一。

龙,现在这个时代乱糟糟的,比战争时期更令人厌烦。

 

【真是矛盾,真是讽刺,吾因汝而释怀,如今汝之目光不再清澈如初】

 

愤愤地扇动足以遮天蔽日的双翼,仅仅一下,地表的mana开始呼啸,带起的狂风龙卷直上云霄,冲散了聚集成团的阴霾云雨。

 

收翅时,阳光如它所愿,照到了充满迷茫的魔女蜜色双瞳里。

 

【再会了,Ali,吾之眷(小)属(友)】

 

巨龙早已知晓千般万种的不悦,才会被一尘不染的她,那种天真乐观描述着春花夏雨秋叶冬雪的样子吸引。

 

看惯了悲剧不如听她讲讲喜剧。

 

现在倒有些有(担)趣(心)了:往水晶杯里倒黑泥,会变成什么样?

 

混沌,污浊,迷茫。

 

巨龙表示稍有不满,她是它的藏品中最剔透恒久的水晶。但是Aliey拒绝了关闭宝库大门的要求——因为那黑泥中的一滴毒蜂蜜。

 

呵,能给不老的魔女造成多大的影响?它会在长眠的泡沫中嘲(忧)笑(虑)千千万万遍。

 

 

11.

Aliey又一次拒绝了龙像她提出一起安眠的邀请,先前是刚捡到霍克斯不久,这回是二十多年之后。

 

以巨龙酣睡的尺度计算,间隔短暂地令人难以相信,而她拒绝的理由竟然也大抵相同。

 

“Aliey,我好饿啊……”老大不小却依旧喜欢撒娇,家里只有两人,所有空着的座椅不去理会,反而热衷于在她身后搞突袭。

 

没有事先询问她的意见,直接整只从她背后压了下来,自作主张地展开折叠在背后的双翼。

 

包裹下的他毫不掩饰爱意,用鼻尖撩开鬓角的碎发,吮上魔女细长的脖颈。

 

“早知道是蛇种亚人的出身,也不会这么晚才想到把你吞吃入腹啊,Aliey。”

 

挂在她肩膀上的手动作开始不规矩起来,她假装气恼地推开他:“抱歉,我要去做晚饭了啊。”

 

一瞬间就耷拉下来的鸟类,连那一对巨翼也垂到了地板上,无精打采。

 

“等我做好晚饭,先吃饭,还是先吃我,请霍克斯来挑吧?”

 

 

12.

即便是现在肉体上的负距离联系,她却感受到霍克斯在一步一步地抽离。

 

捕猎,打扫,做饭,生火,照顾自己。唯有晚间两人依偎的时候,还是她抚摸着他的毛羽,埋身于柔软淫靡的梦里。

 

“我可爱的小姐,美梦总是会有醒过来的那一天,但在这之前,可以尽情的,冷静的享受。”

 

霍克斯轻吻着她的乳首,舔舐着她的乳尖,把一切关于“梦醒是什么时候”的疑问湮灭在绵延不绝的燥热里。

 

这几个月来,精神愈发以集中,身体有时也想饱浸水渍的树干一样僵硬沉重,从未有过这样经历的她突然意识到,亚人种的血统会给她带来的褪皮历程。

 

魔女已经不需要蛇类褪皮记寿命的机制,所以这只是强迫性的安眠罢了。

 

就像不会去记得例假比上一次差了一秒还是一分钟,Aliey从来算不清自己的换鳞期早了十年还是百年。

 

之前,包括这一次,全是龙帮她算好的吗?拒绝的后果就是她此时的猝不及防。

 

这下连陪伴到老都做不到了。

 

“这很好,我会去你的梦里哦,魔女小姐,记得给我开门啊。”霍克斯却朝着无力反驳的她一阵眨眼,俯身对着她的嘴唇啃咬起来。

 

涌到喉头的酸涩,干苦,窒息——

 

那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呢……

 

会以为一切都是一场梦!这就是……你期待的吗?

 

“唔……霍克斯,好像,有人在靠近森林呢,是不是又有亚人撤退了?跟着他们走吧。”

 

……

 

“好。”

 

 

13.

看到来者背后那一对血红色的双翼时,霍克斯苦笑,这下可不得不乖乖听话了。

 

“出去说吧,你们应该也觉得开阔的场地比较合适吧?”

 

无非是寻他回族继续追求那亚人翻盘的大梦……

 

“原来你在这里。”

 

森林外的人类大军颠覆了一切假设。当初宁死不降的,互相交换孩童以训练最强战士的翼族,现在却站在那时最不屑一顾的那边。

 

这不重要,反正他已经不需要所谓的种族归属了。至于现存族人的自尊,更是无关紧要。

 

但他们是来找魔女的,妄图吞食不老不死的秘密。

 

是他把处于旁观角色的魔女带去了这个不尽如人意的世界,本来她可以很安全,生生世世呆在森林里当世外的生灵。

 

羽毛根本不够用,这些年一直保养的很好,整齐柔顺的毛羽,并没用失去作为武器时那坚硬的杀伤力,但敌人太多太多了。

 

且不论还有他的同族。

 

他们很快把霍克斯包围了起来,困兽那样折磨着他的意志,一点一点缩小包围圈。

 

“报告!屋子里没发现魔女!”

 

濒临临界点的精神瞬间紧绷又刹那松弛,再怎么有天赋也坚持不下去了。

 

“对不起,魔女小姐,但这也许是个让我好受一点的结局。”死于守护,无需选择去留。

 

 

14.

总有一天,我的梦中情人会骑着白马来接我。

 

Aliey曾通过回溯,看到某个女孩炫目的愿景,这位女孩子最后接受了村口开驴拉磨坊的男人。

 

现实不是梦境,可那个女孩依旧笑得很开心。

 

蛇的褪皮期害的她步履承重,而mana也如同灌了铅,多么努力都驱动不起来,唯一庆幸的却还是印刻在血脉里的热感,靠仅存的意志,躲过了第一波追击。

 

龙。

 

龙……

 

龙!!!

 

【吾说过千年之内不会响应任何呼喊!汝是想让吾食言吗!】

 

巨龙愤愤地扇动足以遮天蔽日的双翼,仅仅一下,地表的mana开始呼啸,带起的狂风龙卷直上云霄,寻迹而来的追兵全数从空中栽倒下来。

 

【罢了,汝之目光又重回澄澈。】

 

这是多么诡异的场景,巨龙愤怒的吐息印红了整片大地天空,泥土仍在从它身上脱离掉落,龙背上还承载着巨木山丘。

 

但它就直直地,毫无征兆毫不犹豫地顺着头顶那名脸颊上爆出鳞片的女孩指的方向,冲向一个人。

 

“霍克斯!”

 

 

15.

【人世间有太多不美好,所以我只愿意读取美好的那部分。

 

龙说这样很好,不去参与,感受就好,如同感受森林的春胜冬败,花开花败。

 

如同映照了万物的水晶,本身却剔透不染。

 

但我最后还是参与了,亲身经历了,不过却哽咽到令人难以讲述。

 

世界上是不是还有更多形形色色的痛苦,只是无奈一种就能让我发狂的话,我是不是很可悲?

 

但是我不后悔就是了。没有切实体验过声色犬马,不知爱的透明结构才不是宝石,只是玻璃珠啊。

 

在面前破碎总比在梦中落空好多的。

 

不然的话,我可能再也不会愿意从梦里醒过来呀。

 

可能会做一个名为泡影的魔法,在梦里经历生生世世的轮回吧。】

 

被冠以【收割】名号的魔女静静听完Aliey的讲述,给予了她无痛的死亡,和将她与另外一名没有羽毛的翼族埋葬在一起的服务。

 

报酬是名为Aliey的魔女死后体内本会一起死去的精灵。

 

当询问她墓碑上刻什么名字时,她对着收割魔女笑了一下,这个天真无暇的笑容里蕴藏了无数神采和故事——

 

巨龙给她取名Ali,她嫌弃不好听改成了Aliey,又被自己捡来的孩子叫做了Lily。

 

不对,最后还是写Aliey吧。

 

如你所愿。

 

【回溯魔女Aliey,与她一生仅有的伴侣,霍克斯,于此处安眠】

 

 

 

 

 其实大家可以把这一篇当成【逆向冲撞】的前传,私心了一发,就像游戏人生里空白和3000年前的朱碧www

没有轮回,是灵魂相近的两对人哇

感谢看完的所有小可爱

想要了解,加入,继续吃粮的太太们,可以关注   我英乙女魔女集会 tag哟

个人产出目录

评论(4)
热度(31)